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
川藏线,从四川成都到西藏拉萨,全长2150公里左右,逶迤在西部高原的横断山区和崇山峻岭之间,是一条世界上地势最高、地形最复杂、路况最险峻、气候最恶劣的的交通要道,恶劣的自然条件加上高原反应,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从海拔近3000米的二郎山开始,到最后海拔5013米的米拉山,14座神山在长达二千多公里的西部高原上一字摆开,或林青峰秀、或独览山小、或草甸无际、或沧桑悲壮,风雪卷过,经幡飘扬,迎风而立,神圣肃然!13条狭谷大河依山而出,源远流长,或如青衣江宽阔安稳、或如澜沧江、大渡河激流跌宕、或如尼洋河、玉曲河温柔流淌;还有那一路秀美幽深的原始森林、牦牛遍布的高山草原、高远圣洁的原始冰川、神秘的藏传寺庙……变幻莫测的高原风光吸引着众人不辞劳苦、前赴后继。 9月初,13名18至48岁、来自全国10个省市的单车爱好者于9月8日从成都出发,历时24天到达拉萨,一路风雨、一路艰辛,以一种别样的方式体验了川藏线壮美的风情。(摄影:刘世海)
旅游图片  来源:央视网  2016年10月28日 17: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