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文娱视频图片评论

秘鲁:穿越时间迷雾 看印加古国的辉煌与骄傲

旅游首页 凤凰网旅游 2016年11月21日 09:44 A-A+

原标题:

  走在异国的城,异国的城还停留在过去。曾经叱咤风云的印加帝国,辉煌已随流光逝去,骄傲却一直都在。过去她笑傲了江湖,如今依然在惊艳着岁月。

  作者:老鼠皇帝首席村妇

  责编:多虔

  行走“国王之城”利马感受世界文化遗产

  秘鲁首都利马号称“国王之城”,由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于1535年的主显节建立,这座世界闻名的“无雨城”,一年四季,雨水罕至。在那个殖民者主宰的年代,这座城市曾经充满了疾风骤雨、压迫与反抗,几百年后,风波归于平静,利马也从当年殖民地,变成了“南美洲最富庶、最优美的城市”。

  在西班牙统治时期,利马是殖民地中最富有最重要的城镇。从玻利维亚掠夺来的白银黄金等矿产源源不断地运到利马,再装上木帆船运往欧洲。这里是殖民者连接南美大陆和欧洲的枢纽,是西班牙众多海外殖民地中最富裕也最重要的一座城,这一点在利马古城体现得特别淋漓尽致。武器广场喷水池的水花,利马大教堂唱诗班的歌声依然静静诉说着历史的风云变幻。

  虽然说所有同类型的殖民地城市都秉承了主人的喜好:城市的最中央是武器广场,广场一侧是大教堂,大教堂对面是市政厅,另外两边则被总统府和其他重要机构占据。但利马主广场的特质还是异常明显:大教堂更加庄严、总统府更加宏伟、市政厅更加美好,且所有建筑都有了更多更精致的雕刻作为装饰。这些装饰,是经济和审美双重发达的结果。流光对个人而言如此迅速,在这些建筑面前却显得这般停滞。人造了物,物却帮人记录了历史,多么有趣。

  城市最中央的利马大广场(也被称作“武器广场”)见证了许多重要事件,此处常年有兵器展,是利马著名的旅游胜地。西班牙人对广场怀有热爱,这使得他们投入大量财力来确保城市中央有一座巨大的宽阔场地。政府机构、教堂等精致亮丽的殖民建筑再在广场周边向外延展开来,由此发展成为功能完善的城市。

  总统府

  武器广场四周围绕着华丽的老建筑,除了壮观的大教堂,还有大主教宫、欧多之家和总统府等。虽然它们中的大多数都在1746年的地震中被损坏,仅留一个修建于1651年的青铜喷泉,但修复后的建筑依然彰显着历史的光泽,并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世界遗产。

  相比起武器广场,更喜欢距离几个街区的圣马丁广场。圣马丁广场最显眼的存在是圣马丁将军塑像,其基座上是Madre Patria女神像。意外的是,女神居然头顶一只美洲鸵。有个有趣的故事,当初修建时,西班牙语委托书上写的是女神头顶上安放火焰“Flame”皇冠,可是没想到“Flame”在西班牙语中是“Llama美洲鸵”的意思,结果工匠就在女神头顶上装上了一只可爱的小美洲驼,至今没有改动它。

  对的事情只有“对”这唯一特质,错误的事情却可以生发出无数种美丽的阐释。将错就错,又何尝不是一种伟大呢。

  老城区长13个街区,宽9个街区,其中有些可称为真正建筑艺术瑰宝的建筑物,如现在外交部所在地的托雷塔格莱宫,还有众多的巴洛克建筑风格的修道院、教堂等,内部装饰豪华。如今这些建筑均已年久失修。自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利马人类文化遗产称号后,这些老式建筑的修缮成了当局和公众议论的热门话题。

  国王之城不仅是观光的好地方,也是品尝美食的好去处。利马是近年新兴的美食之都,城中有数家餐厅在世界美食TOP50榜上有名。秘鲁美食更曾被著名的《经济学人》杂志评为世上最美味佳肴前十二味的其中之一。

  秘鲁菜能够如此奇妙和独特的秘诀在于各种食材食谱的混合,秘鲁文化的大融合以及各种各样烹饪技巧的互相贯通。在众多菜肴当中,一定要品尝的是该国有“国菜”之称的Ceviche鱼生。而要品尝最新鲜、最美味的Ceviche,首推La Mar餐厅。

  秘鲁

  La Mar餐厅位于Miraflores区,装修风格偏简单工业风,生意好到根本不接受预订。该店招牌、秘鲁沿海菜系的代表菜Ceviche,以当天打捞的海鱼、虾、鱿鱼、海胆、扇贝等为食材,加入柠檬、辣椒末、洋葱汁等调拌而成,口味清新,略带刺激。

  品尝过当地招牌美食之湖,前往Bolivar大酒店的酒吧里喝一杯经典的秘鲁国酒Pisco Sour,气味芬芳,口感烈如野马。坐在旧时代风格的酒店里,看窗外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窗内却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这种反差让旅途显得如此生动。

  世界上最大天书:纳斯卡巨线

  从利马乘坐大巴车,八个小时路程可到达纳斯卡。沿途皆戈壁和沙漠,路旁的房子渺小如火柴盒简陋,恶劣的生存环境严重降低了人们的欲望。但是,就是在这片秘鲁南部的纳斯卡荒原上,存在着一个至今无解的来自2000年前的谜局。

  秘鲁

  纳斯卡原本是一个几乎不为世人所知的小镇,直到1939年保罗博士关于当地古代引水系统科研的一次飞行活动,一低头让保罗博士发现了震惊世界的纳斯卡巨线:在英吉尼奥河(Rio Ingenio)和纳斯卡河(Rio Nazca)之间500多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存在着包含超过800条巨线、300个几何图案和70多个动植物的惊人网络,最精细的图案包括精致的猴子和奇特的外星人等。

  一片绵延几公里的线条所构成的各种生动图案,庞大到只能在三百米以上的高空才得窥其全貌。从水平角度只能看到一条条不规则的坑纹,根本无法得知它们背后隐藏的秘密。所以,好奇的旅行者来此处的唯一的目的就是:坐小飞机去航拍纳斯卡巨线。

  秘鲁

  当飞机轰鸣着冲向云霄,所有的房子和街道渐渐远去,在进入几乎寸草不生的荒野之后,飞行员指挥小飞机不断地俯冲、侧翻,以便让我们看清楚那些神秘的线条和图案。这种飞行毫无舒适感可言,实际上很容易诱发呕吐。好在眼前之所见足够震撼,以至于很大程度会让你忘却自己此刻正在数百米高空上被花式吊打。

  根据研究人员的发现,这些图案是将地面褐色岩层的表面刮去数公分从而露出下面的浅色岩层而形成。之所以能够保存千年而没遭到大自然的破坏,是因为此处是一个气候干旱而贫瘠的高原,遍布的碎石将阳光的热能吸收保留,从而散发出一股温暖的空气,在空中形成一个具有保护作用的屏障,令高原上的风不像平地般强劲。

  秘鲁

  关于古代纳斯卡人为什么会创造这些线条和图案,说法包括:天文日历说、祭祀通道说、外星人登陆点等。更接地气的解释还包括:这是古时候各大家族修建自家引水道的图腾标志。但是真正的原因至今无人能知。

  古人脑洞开得太大,以至于千年后的人们都没能跟上他们的脑回路。至今仍无人能破解究竟是谁创造了纳斯卡线条、它们又是怎样创造出来的、神秘线条背后意味着什么,因此纳斯卡线条被列入十大迷团。

  徒步亚马逊雨林

  亚马逊河是世界上流量最大、流域最广、支流最多的河流,也因此被誉为“河流之王”。徒步进入亚马逊原始雨林,是一生难忘的体验。

  先坐车抵达马尔多纳多,然后搭船进入Tambopata国家保留地,靠岸后开始徒步。路是原生态的黄泥路,巨大的热带雨林植物有着流苏一样的庞大叶子,这些叶子遮天蔽日,成了太阳和道路之间的魔术师,如筛子般对阳光进行选择。路面因为有了影子的加持便显得斑驳而有趣。

  秘鲁

  沿途有很多很多的蝴蝶阵,它们就在路上各自组团翻飞,有奇异的蓝色荧光蝶,如精灵般引领人们向雨林更深处前进。向导不断提醒我们停下来,去看那些稀奇古怪的生灵,比如彩色的蜥蜴、蔓延数米的食人蚁巢穴、神奇的小食蚁兽顶着一张尖长的嘴巴躲在阔叶木后小心翼翼地打探着我们;褐喉三趾树懒倒挂在枝头,完全无视我们的存在,直到母树懒发出像极了女人的尖叫声。

  秘鲁

  徒步约两个小时,需要再次划着独木舟,穿过Sandoval湖。湖岸有许多麝稚,这种鸟头顶着状如鸡冠花的棕红色毛发,看上去特别的骄傲。湖中成群结队游过的南美大水獭发出阵阵动听的欢笑声。这种生活在奥里纳科大盆地的奇特动物仅见于南美热带雨林和湿地,其分布范围正急剧萎缩,实际上在乌拉圭和阿根廷都已绝迹。初看大水獭其实还蛮憨态可掬的,直到它们露出那结实而宽阔的门牙,你才会意识到它们超强的战斗力。毕竟,大水獭是可以干掉凯门鳄的。

  终于抵达我们接下来几天的露营地。先前被告知这里每晚会有几小时的供电,当然手机信号就不用想了。但实际上接下来的这几天,我们的照明只能靠:蜡烛。

  秘鲁

  当夜幕降临的时候,两名向导各自扛着一把大砍刀带我们去丛林里寻找野兽的踪迹。丛林里因为人际罕至,恣意生长的植物遮天蔽日,所谓的道路几乎看不出模样,向导一边挥舞着砍刀一边指给我们与看他们日日为伍的动物。

  当我们手忙脚乱地与自然做斗争的时候,其中一名向导蹲下去指着一条宽约30公分长约2米的痕迹告诉我们:估计半个小时前有巨大的毒虫爬过。痕迹处,一片白色新土。我们才明白为什么雨季还没来他们却要我们穿高筒雨靴。

  在没有电也没有信号的夜晚,我们无事可做,为了看食人鱼,大半个营地的人员都出动带我们去夜钓。在手电筒微弱的灯光下走向码头,然后上独木舟,缓缓地划向湖心。

  没有任何光污染之所在的夜黑得特别结实,树影不婆娑,有的是只是阴影,各种动物的叫声彼此回应,拖着长长的尾音。木浆击碎了夜深沉,水声汩汩一下接一下地漾开去,凯门鳄好奇地游近我们的独木舟,却又保持一定的距离。我们一人手持一根鱼竿,屏住呼吸企图达到某种天人合一的境界,去感受食人鱼的咬钩。

  秘鲁

  我们在很多地方看过美丽的星空,包括珠峰大本营、印度和巴基斯坦的沙漠以及世界旱极智利北部的阿塔卡马,但没有一处能赶上那晚的星空。那是怎样的一种美呢?苍穹倒映在圆形的Sandoval湖之中,银河仿佛触手可及,那些璀璨到刺眼的星辰倒映在湖面,如同比赛般一起耀眼。而我们,就躺在这星空的中央。是的,最后每个人都放弃了钓鱼,只是把自己放平躺在小船上。

  的的喀喀湖上的漂浮人生

  普诺被秘鲁人亲切地称为“民间首都”,小镇居民没事就会聚在一起以各种理由来狂欢。好运气的我们赶上了该城规模盛大的一场狂欢:建城346周年纪念日。

  秘鲁

  人们穿着华丽炫目的服饰,女孩子的着装风格往往带着西班牙殖民时代留下来的色彩;男孩子的造型则主打传统牌:他们将自己打扮成传说中的各种神兽,当性感的大长腿遇上神秘传统的造型,再一起伴着欢快的音乐踩着奔放豪迈的舞步,怎一个魔幻了得。

  秘鲁

  但我们来这里则是因为的的喀喀湖。的的喀喀湖位于秘鲁和玻利维亚的交界处,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适航湖,湖中有无数小岛,其中最有诗意的一定是漂浮岛。由普诺坐船出发,可前往这座传说中神秘而美好的岛屿。

  秘鲁

  几个世纪前,为了远离好斗的印加人,乌鲁斯人被迫跑到的的喀喀湖中央过起了惹不起躲得起的隐居生活。为对抗严峻的环境,聪明的乌鲁斯人就地取材,利用经久耐用的芦苇层层堆积起一座座漂浮岛。从远处看,漂浮岛是一座洋洋洒洒蔚为壮观的大岛,实际上她由很多座小岛组成。

  穿过太阳门,乌鲁斯人的漂浮生活就在眼前渐次铺陈开去。除了小岛本身,岛上的房屋、椅子甚至垃圾桶都是编制而成。踩在松软的小岛上,仿佛踩在沙发上,听鸡犬之声相闻,看黄毛垂绦齐乐,一副世外桃源的好模样。

  如今,曾经辉煌的印加帝国早就化作历史书上的铅字、变成了传说,而被迫逃到湖中的乌鲁斯人的生活不仅还在继续,还显得更加逍遥自在。

  秘鲁

  岛民们的交通工具自然也是利用芦苇造就。与房子的质朴风格不同,他们的船是各种动物造型,而且颜色鲜艳,看上去萌态十足。搭乘这种船环游漂浮岛,不仅可以全方位感受乌鲁斯人的漂浮人生,更有一种自己就是宫崎骏笔下主角的感觉。

  天空之城马丘比丘

  我们没有选择绝大多数游客采用的方式:乘火车一站直达温泉镇。而是选择坐巴士和徒步印加古道去靠近马丘比丘。有些路,是车轮无法到达的;有些美,只能靠脚步去丈量。虽然劳心费力,却也全方位感受到了去往印加古国最伟大城池的莫大乐趣。

  提前一晚到达温泉镇的好处是可以避开大量的一日游游客,独享清晨时分的马丘比丘。但当我们到达山顶的时候,却是大雾弥漫,浓重到不见山,更不见城。

  在等待了将近20分钟,雾气由浓转淡直至消散,伟大的印加古国遗址也露出了她的真容。

  秘鲁

  印加帝国大约始于公元1200年,只有短短三百多年的历史,却一度通过扩张发展成南美最大的帝国。这主要归功于帝国的第九任国王帕查库提(Pachacuti)。在帕查库提之前,印加只是一个以库斯科为中心的小国。帕查库提软硬兼施,一方面教授耕种方法保证大家不挨饿,收买民心使得众小国主动归顺;一方面通过战争大肆扩张势力范围,与此同时大兴土木,铺设道路、建造吊桥以连接山上各偏远部落,从而建起了四通八达的印加路网。

  然而,正所谓成也萧何败萧何,发达的印加路网方便了印加人运送货物和传递讯息,造就了一时的繁盛,也方便了后来的西班牙殖民者轻而易举地穿梭在安第斯山脉之间,攻陷一个又一个部落,甚至包括他们的国王。

  秘鲁

  所以在抗战时期,印加人不得不摧毀部分苦心建設的印加网络,以阻挠西班牙人的进攻。虽然,印加帝国最终没能逃脱灭国的命运,但因为那些被截断的道路,却成功保存了其中一座印加古城,令她在沉睡了足足四百年后重见天日。她就是——马丘比丘。

  马丘比丘之所在海拔2430米,背靠高耸入云的华纳比丘山,俯瞰乌鲁班巴河谷(Urubamba River),所有的建筑物依山势而建,井井有条,大气恢弘。薄雾如轻纱般将马丘比丘衬托得若隐若现美如仙境,秘鲁神兽草泥马闲庭信步端端一幅仙风道骨神性十足的模样。这样的马丘比丘真是极美的,这座印加古国最伟大的城池仿佛要用尽洪荒之力来向我们展示她最神秘的一面,以致于在面对她的时候我们数度失语。

  作为世界新七大奇迹的天空之城,诚不我欺也。

  秘鲁

  因为没有确切的历史资料作依据,考古学家们只好凭借挖掘到的骸骨和文物推测马丘比丘的建造过程以及用途。所以,对我们这些游人来说,到此旅行最需要的一项技能是:想象力。想象哪里是国王的住所,想象哪里是古印加人推算日历的地方,想象彼时的岁月有多么繁华,人们是如何虔诚地在这里进行神圣的宗教仪式,想象波澜壮阔的宫斗如何拖垮整个帝国。

  穿梭在马丘比丘,因为有了故事打底,这座废弃的城池瞬间变得生动起来,每一块石头都仿佛跟着我们一起吐呐呼吸。遗憾的是,虽然秘鲁政府和相关国际组织已经开始了古城的保护工作并限制每天2500人的游客量,依然无法阻止她每月1厘米的下降速度。

  天空之城,已是濒危之城。

  DAY1 线路规划

  中国与秘鲁没有直达航线,到秘鲁旅游航线可经马德里、荷兰阿姆斯特丹、纽约、洛杉矶、迈阿米、多伦多等地中转,航程时间约20小时。

  DAY2 线路规划

  Museo Larco —National Museum of Archaeology, Anthropology and History—老城区(武器广场、总统府、大教堂、圣马丁广场)—唐人街

  DAY3 线路规划

  利马—纳斯卡—利马

  DAY4、5 线路规划

  利马—马尔多纳多港—亚马逊雨林

  DAY6 线路规划

  马尔多纳多—库斯科

  DAY7 线路规划

  库斯科—温泉镇(Aguas Calientes)

  DAY8 线路规划

  温泉镇(Aguas Calientes)—马丘比丘(神鹰庙、太阳神庙、马丘比丘三窗庙、揽日石) —温泉镇

  DAY9 线路规划

  温泉镇—库斯科—普诺—漂浮岛—普诺

  DAY10 线路规划

  普诺—利马—回国

  • 国内
  • 出境
  • 视频
  • 美食
  • 图片
  • 远方的家
860010-1128040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