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文娱视频图片评论

匈牙利:这颗遗落在欧洲多瑙河上的明珠

旅游首页 来源: 凤凰网旅游 2016年12月02日 09:57 A-A+

原标题:

  这里有英雄史诗,也有清纯童话,有“金色阳光”般的自然风光,也曾有波诡云涌的历史纷争,有“公牛血”也有李斯特,匈牙利,中国古称马扎儿,这个位于欧洲内陆的国家,遗留在多瑙河上的明珠,值得良久品味。

  图文:the_air  责编:mickey琦

  恋上布达佩斯之右岸佩斯

  布达佩斯是一个能让人轻易爱上的城市,蓝色的多瑙河以优美的S型从城市中心穿过,左岸是布达,右岸是佩斯。城市中到处都是遗留下来的十九世纪建筑,诉说着这座城市曾经的辉煌历史。当站在制高点俯瞰这座城市的时候,当我痴迷的守候着它的晨昏的时候,我知道,我已恋上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

  布达和佩斯原来是两座独立的城市,1873年合并在一起,取名“布达佩斯”,九座风格各异的桥将两岸连接起来。布达与佩斯都有很多遗留下来的历史建筑,但又有各自的特色,这一篇先从右岸佩斯说起。

  布达佩斯

  在佩斯的旅行像是一场建筑的盛宴,这一场盛宴当然是从链子桥开始的。链子桥多少年来一直是布达佩斯的象征,它是第一座真正连接佩斯与布达两城的永久性建筑。在历经战争的摧残损毁之后在1949年重新通行,这一年也正是链子桥一百岁的生日。晴日里,可以坐在多瑙河边,享受河上吹来的风,抬头便望见链子桥上的车来车往。每当夜幕降临,多瑙河两岸的建筑都被灯光点亮,链子桥上流光溢彩。灯光与建筑的倒影在多瑙河水的波光中流转,辉煌、唯美、浪漫的气氛在多瑙河的两岸弥散。

  布达佩斯

  无论是从布达那岸城堡山的山顶遥望链子桥,还是站在佩斯这岸仰望桥头的雄狮,都不可能错过正对链子桥的这座建筑:格雷沙姆宫(Gresham Palace)。格雷沙姆宫建于1906年,从它诞生之日起就成为中欧新艺术主义的杰出代表作。2004年,四季酒店对这座建筑进行了重新修整和装饰,打造成为布达佩斯格雷沙姆宫四季酒店(Four Seasons Hotel Gresham Palace Budapest),让这座已有一百年历史的老建筑重新焕发了光彩。

  布达佩斯

  走进门口被复原的精美的孔雀图案铁艺大门,是玻璃穹顶下的大厅。现在的玻璃穹顶是艺术家们按照遗留下来的残片精心复制还原的,穹顶下是巨大而精美的羽毛状水晶灯,金色的灯光好似映射着布达的落日余辉。阳光与灯光将地面上的马赛克镶嵌图案照得熠熠生辉,你能相信吗?这些光彩夺目的马赛克来自于意大利威尼斯,是这座宫殿原始遗留下来的。

  布达佩斯

  建筑内部以白色和米色色调为主,处处散发着典雅的气质。墙壁上的白色浮雕,黑色铁艺栏杆上的精美图案,以及走廊中的彩色玻璃花窗,每一个细节都似乎在诉说着这座建筑的辉煌历史。四季酒店总是占据着一个城市最独一无二的位置,打开房门的那一刻,目光即刻被那扇窗所吸引,每一间面对链桥的房间都坐拥多瑙河令人难忘的风景,以及那个只属于你的独一无二的凝视链子桥的角度。

  布达佩斯

  走出格雷沙姆宫便是多瑙河畔,河岸两侧林立的历史建筑已经被载入了世界文化遗产。拉斯洛·马顿创作的“小公主”雕像就在河边,英国的威廉王子对她喜爱有加,甚至做了复制品陈列在白金汉宫里。黄色的老式有轨电车在河边往来穿梭,蓝天白云下的明快色调让人一见倾心,坐在河边的咖啡馆享受这样明媚的阳光和景色,应该是此刻最想做的事情。

  布达佩斯

  虽然说多瑙河边是最受瞩目的地区,但是还有更多的老建筑散布在佩斯的城区中,尤其是这些建筑的内部,每一个都金碧辉煌,每一个都让人叹为观止。从四季酒店所在的格雷沙姆宫往东走,首先到达的是圣伊斯特万大教堂(Szent Istvan Bazilika),圣伊斯特万是匈牙利历史上的第一位国王。教堂内部装饰沉稳、华丽,尤其是穹顶上的图案,非常精美。圣伊斯特万大教堂是匈牙利第三高建筑,花500匈牙利福林(大约15块人民币)就可以坐电梯上到教堂塔楼楼顶俯瞰佩斯全景。

  布达佩斯

  从圣伊斯特万大教堂继续向前,遇到的一座宏伟的浪漫主义建筑是匈牙利的国家歌剧院,它在战争中两次被毁,又终在原址上重建。进入歌剧院内部,金灿灿的装饰极尽奢华之所能,让人眼前一阵眩晕。歌剧院的形制与维也纳歌剧院十分相似,采用圆形剧场设计,三面全部是包厢,虽然规模要小一些,但装饰的豪华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让人不禁对于匈牙利当年的强盛浮想联翩。皇帝包厢的位置是整个剧场中视野最好的,由此也可以环看整个剧院的华丽场景。

  布达佩斯

  沿着佩斯的内环步行是一件很愉快的事情,这是佩斯的老城区,大部分建筑都保持着原有的样子。还可能遇到路边小摊,售卖匈牙利出品的火腿和奶酪。远远的就能看到烟草街会堂(Dohány Street Synagogue)的塔楼,独特的风格让它与周围的建筑与众不同。烟草街会堂常被称为“犹太教会堂”,它是目前欧洲最大、世界第二大犹太会堂。教堂内部的装饰与天主教和基督教教堂有着很大的区别,据说这种装饰风格主要基于来自北美和中世纪西班牙伊斯兰教模型。花窗以及陶瓷装饰的墙面上到处都有犹太人六角形的符号。男士进入教堂必须戴犹太小圆帽,表示对于上帝的敬畏,如果没有的话会在进门处发一顶。犹太教堂内和清真寺一样不允许有偶像和画像,因此在圣坛之上未有任何塑像。

  布达佩斯

  从烟草街会堂出来,我们信步朝纽约咖啡馆走去,一路穿行佩斯老城的大街小巷,看不知名建筑上的浮雕,看门上的纹饰,看街头走过的人,看路边各具特色的小店。和维也纳一样,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咖啡馆文化在布达佩斯盛极一时,纽约咖啡馆便是当时最为著名的一家,成为许多作家、诗人、记者以及上流社会人士的社交圣地。有一个夸张的说法,如果当时在欧洲寄信,信封地址上可以只写着“纽约”二字,邮递员绝对不会把信投到美国纽约市,而会投递到这家名叫“纽约”的咖啡馆。

  布达佩斯

  进入咖啡馆大门,抬头望着如此华丽的天花板,心中不免惊呼:这哪里是咖啡馆,分明就是宫殿!再往里走,更加让人眼花缭乱。咖啡馆分为上下两层,米色及淡绿色为底色的墙面和屋顶上布满浮雕、壁画及纹饰,并以金色镶边,搭配黑色胡桃木栏杆和家居,以及红色丝绒座椅,极其华贵,“二十世纪布达佩斯最美咖啡馆”这个头衔确实是实至名归。

  布达佩斯

  相比匈牙利的物价,纽约咖啡馆的价格不算便宜,但依然阻挡不了人们排队来品尝。一块蛋糕大约7-8欧,一杯热饮大约5欧。同样点两块蛋糕、一壶红茶,我们在距离布达佩斯20公里外的小镇圣安德烈只花了人民币50块。不过欣慰的是,无论是饮品还是甜品,味道都非常的好,所以还是十分推荐的,毕竟这样的环境不可复制。

  布达佩斯

  英雄广场在安德拉什大街的另一端,周围是艺术厅和艺术博物馆。在广场中心纪念碑顶端的是加百利,他一手高举罗马教皇的十字架,一手持匈牙利的王冠,展翅赐福匈牙利。纪念碑周围还有14位匈牙利国王的立像。沿着安德拉什大街回到多瑙河的岸边是个不错的注意,这条2.4公里长的大道两旁都是布达佩斯的经典建筑,地下是布达佩斯的第一条地铁。这条大街也被列入了世界文化遗产。

  布达佩斯

  最后一座必须要参观的建筑就是匈牙利国会大厦(Parliament Building)了。国会大厦是一座十分抢眼的白色建筑,面向多瑙河,建筑式样模仿了伦敦国会大厦,采用当时流行的新哥特式建筑风格,建筑元素中融入了众多尖塔与垂直细长的元素,是布达佩斯的地标性建筑。进入国会大厦参观必须跟随导游,所以最好提前在网站或者通过酒店预订。需要注意的是,国会大厦内部有些区域是不允许拍照的,一定要遵从导游的提示。

  布达佩斯

  国会大厦的外部抢眼,内部也同样抢眼,最恰当的形容词大概就是“金碧辉煌”了,整幢建筑除了用了40万块砖和100万块珍贵石材以外,还奢侈的用了重达40公斤的黄金为建筑材料。浓重的金色与红色让整个国会大厦显得庄重、威严,并且带有欧洲范儿的奢华。议会大厅的功能相当于中国人民大会堂,风格却是天壤之别。

  布达佩斯

  恋上布达佩斯之左岸布达

  相比右岸佩斯来说,左岸布达的中心区域相对集中,也特别适合步行。这里有着俯瞰整个布达佩斯的绝妙角度,让我们从白天一直守到日暮,不愿离开。

  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最主要的历史遗迹都集中于布达城堡山上,布达城堡山的历史几乎就是布达佩斯的历史。布达依山而建,这座狭长的古城长约1500米,宽约500米,只有3个城门可以通行,易守难攻。从佩斯一侧可以坐公共汽车直达城堡山山顶,我们在最远处的城门下车,然后以漫步的方式认识布达老城。

  布达佩斯

  老城共有四条平行的主要街道,大大小小的广场分布其中,这是中世纪欧洲城市的特点。城堡区的中心是圣三一广场(Szentháromságtr)以及广场中心的圣三一雕像(Holy Trinity Statue),雕像精美的刻画了《圣经》中的人物。广场边上矗立着豪华的新哥特式教堂:马加什教堂(Matthias Church),这座教堂始建于13世纪中叶,此后的几百年间,众多的国王在这里举行过加冕仪式,因此有了“加冕教堂”的称号。马加什教堂的外观十分漂亮,用彩色玻璃镶嵌的拱顶是最美丽的部分,在阳光下散射出熠熠的光彩。

  布达佩斯

  教堂的南塔高80米,俗话说登高才能望远,塔顶的风景千万不要错过哦!不过想要登上塔顶需要单独购票,并在指定时间跟随导游以团队的形式登塔。从塔底到塔顶一共有197节台阶,狭小的钟楼塔只容一人通过,不断的盘旋、向上。气喘吁吁的登上塔顶,美丽的风景瞬间平复了一切攀爬的痛苦:婀娜的多瑙河像一条蓝色的缎带,从城市中心穿行而过,几座大桥镶嵌其中,各种船只缓缓的驶过,在清波中划出一条条白色的水线。蓝天白云之下,对岸佩斯城尽收眼底,站在这里,你会明白为什么如此多的人会喜欢上布达佩斯。

  布达佩斯

  马加什教堂的命运历经了很多坎坷,最早这里是天主教堂,在被土耳其占领的岁月里改为回教清真寺,之后又加入了巴洛克和新哥特式建筑形态,恢复为天主教堂。可以说,这一座教堂的历史也是匈牙利历史的缩影。教堂内部的华丽同样会让人讶异,屋顶和墙壁没有一处是裸露的,全部以彩色花纹及壁画装饰,壁画描绘的是圣徒们的故事。教堂二层有一个小型博物馆,里面可以看到国王王冠的复制品,而真品保存在佩斯一侧的匈牙利国会大厦内,由卫兵守卫。

  布达佩斯

  走出马加什教堂就能看到渔夫堡围绕下广场上那座骑马的雕像,骑在马背上高举宝剑的是匈牙利的第一任国王圣史蒂芬,他是匈牙利的第一个天主教国王。渔夫堡(Fishmen's Bastion)是中世纪时渔夫们为了抵御外侵所建造的防御工事,造型别致的白色圆形塔楼十分醒目,也因此成为布达的地标建筑之一。站在新哥特式的拱廊内可以饱览布达佩斯最美的风光。登上渔夫堡的二层,向内是宏伟的圣马加什教堂,向外可以俯瞰多瑙河及沿岸风光,无论是从哪个角度望出去,都是极美的。据说渔夫堡是布达佩斯年轻情侣最喜爱的地方,很多年轻人选择在这里献出自己的初吻,在如此浪漫的风景之下谈一场风花雪月的恋爱,应该是一辈子的回忆吧。

  布达佩斯

  城堡山的历史就是布达佩斯的历史,这句话可不是夸张。据考古发现,公元前3000年前后,便有原始居民在布达这块土地上居住。公元896年,来自乌拉尔山的马扎尔族人来此定居,并将其王宫建于布达佩斯以北险峻的维舍格拉德的山顶上。1241-1242年鞑靼人入侵后,国王贝拉四世终于决定在河右岸的山嘴上构筑城堡,建筑围墙,这一年是公元1247年,城堡山也就此得名。在1541-1686的145年间,这里被土耳其人占领。在此期间,各种古迹遭到严重破坏,直到18-19世纪才得以重建。现在,这座巴洛克式的华丽皇宫已经成为布达佩斯历史博物馆、匈牙利国家画廊以及国家图书馆的所在地。

  布达佩斯

  王宫前的广场是拍摄链子桥以及国会大厦的一个绝佳地点,我们在这里看光慢慢呈现金色,看国会大厦慢慢披上霓裳的羽衣。最喜欢布达佩斯夜幕降临的时刻,看天幕由橙红色一点点变成湖蓝色,再一点点沉入宝蓝色。链子桥的灯光亮起来了,开始时是淡绿色,而后慢慢变成橙黄色。格雷沙姆宫和圣伊斯特万大教堂的等亮起来了,灯光勾勒出建筑宏伟的身影。夜色逐渐蔓延,快门变得越来越慢,车灯在相机底片上划出一条条红线和金线,天空如丝绒一般纯净,蓝色与黄色碰撞出布达佩斯最迷人的夜色,而我,已醉入这夜色之中。

  布达佩斯

  布达另外一处登高望远的地方就是位于城堡山南边的盖勒特山,它比城堡山还要高,是布达佩斯市中心最高的地方。山顶挺立着一座自由女神像,在布达佩斯大部分市区都可看到。据说盖勒特山山顶也是一次能看尽多瑙河上9座桥的地方。多瑙河上的这九座桥是风格各异的,除了链子桥外,我最喜欢一座绿色的钢铁桥——自由桥,尤其是在夜晚,绿色的桥身在灯光映衬下更加与众不同。

  布达佩斯

  佩奇昔日重现

  佩奇(Pcs)是匈牙利中南部的重镇,也被旅行者认为是匈牙利最具吸引力的城市之一,我们被它两千多年的历史吸引而来,也是为了这里的世界文化遗产而来。佩奇的辉煌,在这座小城优雅的建筑里,在华丽的博物馆中,昔日重现。

  佩奇

  匈牙利的地域并不算辽阔,从北部的布达佩斯开车到中南部的佩奇不过200公里远,再往南100公里就出了国境线了。一路上大部分地区是高速,穿行在成片的农田之中。佩奇的历史城区被成片的保护下来,并且划为步行区,我们订了老城区里面的酒店,把车停好,拖着箱子出来,第一眼的佩奇,古典而安静。

  佩奇

  酒店的名字叫Hotel Palatinus City Center,就在历史城区里的一座老楼中,走进大厅就有一种穿越感。匈牙利的物价低廉得有点不像欧洲,这样的酒店一晚价格只有300多人民币。放下行李,还没有倦意,而窗外的阳光正好,出酒店100米便是这座城市的中心:塞切尼广场。

  佩奇

  两千年前,罗马人在潘诺尼亚省(Lower Pannonia)兴建了一座重要城市,取名绍比纳,这就是今天的佩奇。这座小城也就此开始了辉煌的历史:1009年,史蒂芬一世将佩奇设为主教辖区;14世纪中期第一所匈牙利大学于在这里建立,这也是欧洲的第一所大学;除布达外,这里是当年文艺复兴运动的最重要中心。如今,当这里相比欧洲的其他城市变成一座安静小城的时候,依旧可以从建筑、街道,甚至是这座城市的气息中窥见那些往昔,因为这些历史已经沉淀在佩奇的血脉之中。

  佩奇

  赛切尼广场中央著名的“公牛头”喷泉,历经百年,依旧未干涸。水池后是香艳的土耳其浴室遗址。傍晚的广场上,有街头艺人吹着硕大的肥皂泡,惹得一群孩子欢笑着追逐。如今的佩奇,弥漫着一种轻松、闲适的氛围,很讨人喜欢。佩奇最主要的两条步行街从塞切尼广场向两个方向延伸出去。卡普塔蓝大街上,国家博物馆、美术馆、国家大剧院一字排开,18世纪时,这里曾是达官贵人的社交中心,街上的巴洛克式建筑外观十分抢眼。这条街上的教堂并不是佩奇最主要的教堂,里面也相对简单。

  佩奇

  教堂门口坐着两位老人,不知怎么的,就被那一刻的光影打动了。另一条是佛瑞斯赛克街,也是进入佩奇历史城区最主要的街道,两边是一家挨着一家的商店,特别热闹。赛切尼广场的一端是在1550年以前建的卡西姆帕夏清真寺,它几乎保留了土耳其年代的原貌。1543年,土耳其人迅速占领了这座城市和主教城堡,直到1686年撤出,在这里留下了两座清真寺和庙宇。但其实里面是一座教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是基督教朝圣的地方。

  佩奇

  当年土耳其人拆除了设在这里的教堂,盖起了这座清真寺。奥斯曼帝国解体后,这里重新成为了教区教堂,但建筑从外到里都基本保留了清真寺的原貌,这样风格混搭的教堂也是第一次见到。阳光透过彩色玻璃门,投下一片斑斓的光影。

  佩奇

  位于圣伊斯特万广场上新罗马式的圣彼得大教堂是佩奇的最主要标志,4个方柱型的塔楼让它看起来有些与众不同。大教堂建于1891年,仍然保留着中世纪时的轮廓,建筑最古老的部分是11世纪的教堂地下室。据说大教堂里的内装潢显示出极其丰富的罗马时代的面貌,可惜去的时候没有开放,不过看看外面那扇立体浮雕的黑金色大门也可以脑补一下教堂内部的富丽堂皇了。

  佩奇

  就在大教堂的旁边,是佩奇最重要的一项世界文化遗产:早期基督教墓地及礼拜堂,它的历史可以追溯至约公元350年。遗产开放参观的部分一共有两处,距离很近。其中一处是带有彩色壁画的墓室,其中一幅描绘了爱娃与亚当的偷吃禁果;另外一幅画的是坐在狮子中间的正直法官丹尼尔肖像。虽历经千年,色彩却还十分艳丽。另外一处像一座博物馆,里面是一大片不同时期的墓穴。小伙伴在这里不小心磕破了膝盖,血溅当场,让这里更显一丝诡异。经考古确认,佩奇墓地主要包括16座陵墓。这些陵墓是建在地面上的双层建筑物,它们兼有墓穴与礼拜堂的双重功能。

  佩奇

  佩奇的夜晚很漂亮,也不冷清,餐馆都会很晚才关门,很多人来此消磨晚间的时光。佩奇以音乐、歌剧和芭蕾而闻名,听音乐会的传统也保留至今。周末的夜晚,人们盛装来到剧院,仿佛让我看到了几个世纪中那些个热闹的夜晚。悠扬的音乐声在街道上回响,那是来自街头艺人的演奏,街上的灯火照出夜幕下建筑的轮廓,这是属于佩奇的动人夜晚。

  佩奇

  匈牙利双城6日游

  DAY1:北京—— 巴黎转机—— 布达佩斯— 佩奇

  DAY2:赛切尼广场及周边老城区-卡西姆帕夏清真寺-圣彼得大教堂-早期基督教墓地及礼拜堂(世界文化遗产)

  DAY3:佩奇—— 布达佩斯—— 多瑙河—— 链子桥

  DAY4:圣伊斯特万大教堂-格雷沙姆宫-匈牙利国会大厦

  DAY5:匈牙利国家歌剧院-烟草街会堂-纽约咖啡馆-英雄广场

  DAY6:圣三一广场-马加什教堂-渔夫堡-王宫-盖勒特山

  • 国内
  • 出境
  • 视频
  • 美食
  • 图片
  • 远方的家
860010-1128040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