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文娱视频图片评论

安达卢西亚:寻觅上帝遗落在西班牙的吻痕

旅游首页 来源:孤独星球杂志 2017年04月11日 10:28 A-A+

原标题:

复活节(Semana Santa)在西班牙语世界绝对是至关重要的节日,但安达卢西亚塞维利亚(Seville)的庆祝最具风情。2017年4月9日至4月16日,来这里感受圣周之心。

“安达卢西亚是被上帝亲吻过的地方”,这句话在朝圣者中广为流传。而作为一个行政区,安达卢西亚和在此地诞生的诗歌一样自相矛盾,炎热的海滩和寒冷的山区并存,还具有一种特别的精神气质,吸引诸多艺术家前来朝圣,也催生着艺术家——毕加索、洛尔卡(Lorca)等等。

这里的生活节奏混乱无序,自然风光对人们想象力的影响潜滋暗长。毕加索对安达卢西亚的眷恋之情如此深刻,旅居法国多年之后,在生命的最后时日他还是回到了此地。杰西·伯顿(Jessie Burton)曾经也生活在这里,深受本地自然的影响,因此就以安达卢西亚为背景写了第二本小说。

那么到底是什么使得安达卢西亚如此令人神往呢?

“正午时分,太阳照耀着教堂”

这里也是西班牙自由观念的发源地。1812年,在此地签署了第一部宪法,随着外国人的涌入,赋予了该港口国际大都市的气度及残存的社会主义行动派遗风。塞维利亚(Seville) 可能更加宏伟壮观,阿拉伯文化对格拉纳达(Granada)的影响至今犹存,而加的斯则是狂欢节和讽刺之乐的发祥地。波光粼粼的水域成就了加的斯,英国作家洛瑞·李(Laurie Lee)写道,它是一座“炽热耀眼的城市,像是蓝色玻璃上的白色涂鸦,闪烁着非洲之光。”这么说真是名副其实。

这里也是西班牙自由观念的发源地。1812年,在此地签署了第一部宪法,随着外国人的涌入,赋予了该港口国际大都市的气度及残存的社会主义行动派遗风。塞维利亚(Seville) 可能更加宏伟壮观,阿拉伯文化对格拉纳达(Granada)的影响至今犹存,而加的斯则是狂欢节和讽刺之乐的发祥地。波光粼粼的水域成就了加的斯,英国作家洛瑞·李(Laurie Lee)写道,它是一座“炽热耀眼的城市,像是蓝色玻璃上的白色涂鸦,闪烁着非洲之光。”这么说真是名副其实。

圣安东尼奥广场

圣安东尼奥广场

蜿蜒曲折的小道,古旧商房厚重的木门背对太阳,而当街道变成洒满阳光的广场时,当地人就会把这些地方当成露天的公共居室。正午时分,太阳照耀着教堂高大的树木,耀眼的 阳光几乎让人睁不开眼睛,阳光在教堂穹顶的芥末色瓷砖折射开来,一贯的低调姿态反而给加的斯漫不经心的宏伟增添了分量。它的建筑师曾预言,加的斯如水晶般璀璨夺目的阳光会助他完成出色的设计。

小餐馆遍地鲜花的古城

小餐馆遍地鲜花的古城

傍晚时分,天色渐缓,密集的光线溃散,仿佛触手可及。所有人都外出漫步,一位父亲拍下了女儿参与的第一次圣餐仪式;青年人聚在一起,他们半是讽刺半是敷衍地哼唱着弗拉明戈(Flamenco),歌声传遍了广场。一位老人坐在长椅上静静地用 Kindle 阅读,一位女士则在南洋杉树荫下修着指甲。古城并不全然都是颓废呆滞的景象,餐馆老板和商店主人们正秉承前人精神,开拓进取。加的斯人承诺会让他们的城市成为人们流连忘返的地方,这就是给其后人最好的榜样。

“风筝冲浪手在碧绿的水中穿梭,天空辽阔......”

萨赫拉(Zahora)海滩,还可以看到远处的特拉法尔(Trafalgar)灯塔

萨赫拉(Zahora)海滩,还可以看到远处的特拉法尔(Trafalgar)灯塔

主厨弗朗西斯科·冈萨雷斯·西贡多(Francisco González Segundo)是本地人,在马德里和巴塞罗那接受过培训,随后返乡开业。“因为我希望加的斯也走在前沿。”一直以来受到本地市场的启发,他大量供应产自附近圣卢卡盐滩的对虾、开心果酱奥玛达巴(Almadraba)红金枪鱼牛肉,还有伊比利亚火腿、嫩豌豆烹奶油土豆。甜点能够带来家的感觉。在大西洋这一侧,人们会拿甜长方包——在肉桂和糖里滚过的煎牛奶面包,蘸着浓浓的热可可享用。他的菜单是加的斯完美的缩影——坚定地立足于现代,同时重建了对过去的幻想。

安达卢西亚之魂花匠玛丽亚(左)和卡罗莱娜在她们的花店Cotton Candy,花店位于海滩城市科尼迪拉弗朗特拉(Conilde la Frontera)

安达卢西亚之魂花匠玛丽亚(左)和卡罗莱娜在她们的花店Cotton Candy,花店位于海滩城市科尼迪拉弗朗特拉(Conilde la Frontera)

这座城市的最大成就在于毗邻保存完整的海洋沙滩。沿着科尼尔德拉夫龙特拉(Conil de la Frontera)水汽氤氲、近乎月牙状的海岸线,一天中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踩着欢快的步伐,去吃一盘从小店买来的新鲜凤尾鱼。科尼花匠卡罗莱娜·拉芭佐(Carolina Rabazo)和玛丽亚·尤金妮亚·冈萨雷斯·鲁维奥(María Eugenia González Rubio),她们忙碌的店铺洋溢着故乡赋予她们的灵感,精湛的技艺是她们所做的一切事情的基石。这种精神和加的斯主厨的精神相呼应,也可以比肩于毕加索的精神——周边有多彩丰富的自然风光是极好的,但是要将其化为艺术还需付诸行动。

“在这里,一切都是弯弯曲曲的”

新桥(The Puente Nuevo)横跨了120米深的埃尔塔霍峡谷,将龙达市划分开来

新桥(The Puente Nuevo)横跨了120米深的埃尔塔霍峡谷,将龙达市划分开来

走向内陆,深入安达卢西亚,路边有五颜六色的野花。坡度愈加使人头晕目眩,一排排小橄榄树不规则地依山生长,这里的一切都是弯的。在艺术家的想象中,它呈现出了无数种面貌。海明威喜欢龙达的夏季,这不足为奇,因为这儿是“现代”斗牛活动的诞生地,他还将其写入小说《丧钟为谁而鸣》(For Whom the Bell Tolls)。德国小说家、诗人莱纳·玛利亚·里尔克(Rainer Maria Rilke)也深爱着这座城市,电影导演奥森·威尔斯(Orson Welles)也不例外,他对这座城市的爱如此浓烈,以至于他的骨灰就被从加利福尼亚带到这里安葬。

在考皮雷拉(Capileira),英国艺术家克里斯正在问候耄耋老人玛丽亚

在考皮雷拉(Capileira),英国艺术家克里斯正在问候耄耋老人玛丽亚

最后一道阳光映照着横跨埃尔塔霍峡谷的新桥,将温暖注入筑桥岩石之中,龙达山区山峦密集的影像展现出来,这正是自然的魅力和能量。过了龙达市就来到了阿勒普耶罗斯(Alpujarras),这里空气稀薄,土地散发着神秘的气息。在阿勒普耶罗斯的卡皮雷拉(Capileira)村,白色的建筑坐落在山边,显耀夺目,在村庄郊外,你仍然可以看到这样的民居。画家克里斯·霍尔,定居于此30年了,他每天都会带着画架及颜料沉浸在这样的景色之中。“我弹奏吉他,然后就迷上了安达卢西亚,它确实是令人痴迷的绝美之地。”

位于阿勒普耶罗斯的特雷韦莱斯(Trevélez),小村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海拔高度相差200米

位于阿勒普耶罗斯的特雷韦莱斯(Trevélez),小村的最高点和最低点海拔高度相差200米

最后去探访的是村庄特雷韦莱斯(Trevélez),这是一个天然的储藏室,火腿被置于冰冷的空气中进行腌制。帕科·冈萨雷斯·阿尔瓦雷斯(Paco González Álvarez)在巴塞罗那工作过数年,但是跟加的斯主厨弗朗西斯科、克里斯·霍尔一样,他最终选择回到了这里。他笑着说,“Esta es mi tierra”——这是我的地盘。安达卢西亚赋予了那些走过林荫大道和群山的艺术家们诸多灵感,除了最重要的——充沛的阳光、影子,以及野性之美,还有一种难以琢磨的特性。对于每一个来到这里的人来说,它都是片幻想之地,一旦离开了,就只能努力靠想象重新构建它了。

(公众号:孤独星球杂志 lptraveller)

相关阅读 旅行 | 西班牙
我要纠错编辑:王天放 责任编辑:耿敏
  • 国内
  • 出境
  • 视频
  • 美食
  • 图片
  • 远方的家
860010-1128040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