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

10月23日是世界雪豹日,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官方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发布一批近年来在澜沧江源头生物多样性监测中,由红外相机所捕捉到的雪豹“靓照”。

雪豹素有“高海拔生态系统健康与否的气压计”之称,1996年《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已将其列为濒危物种,目前中国是全球雪豹最大分布国,涵盖其60%的栖息地。

近年来在三江源地区,雪豹已由原先难觅踪迹的“幽灵猫”状态转而频繁“露脸”,或“出镜”红外相机求偶带崽、或“散步”于城镇附近、或在镜头中“直播”标记领地行为,此外牧民救助受伤雪豹事例亦不鲜见。

通过多年来对三江源地区雪豹监测,目前初步估算数量在1000只以上,是全球雪豹连片分布最为集中的地区,其中仅澜沧江源头地区就栖息着300余只雪豹。

在近两届全球雪豹峰会上,三江源地区连续被学界公认为世界雪豹分布最密集、种群数量增长最快的区域之一。

日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将雪豹生存状况由“濒危”调整为“易危”,表明该物种在全球范围内的可繁殖个体已超过2500只,在过去16年中的物种减少数量已低于整个种群的20%。

“‘IUCN红色名录’并不是我们保护雪豹的唯一理由,在这片土地上,保护雪豹的核心是我们需要一起探索出雪豹和人类之间共存的可能。”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三江源项目主任赵翔说。

目前,人兽冲突、猎物短缺、偷猎、采挖虫草时的人类干扰、流浪狗带来的疾病传播以及气候变化导致的栖息地减少,都是雪豹在三江源地区的潜在威胁。

自2015年开始,杂多县官方和山水自然保护中心合作开展生物多样性监测工作,目前已布设了将近100台红外相机,培训了41名牧民监测员,并在区域内监测到至少24只雪豹个体和7只金钱豹个体。文/罗云鹏 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供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