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2017年12月17日,青岛。百年前初建的栈桥是军用码头,现在已是风景游览区。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青岛火车站塔楼曾经是百年老站的标志性建筑。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1901的栈桥铺有铁轨,那时的尽头还没有回澜阁。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从鱼台路东望太平路前海一线。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安徽路南头大坝上的排水口至今仍在使用。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安徽路5号原胶澳邮政局现在是青岛邮电博物馆,外观几乎没什么变化。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栈桥北望老城区,当年最高的建筑是天主教堂。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广西路与安徽路路口,1900年建成的伯德维希大楼无迹可寻。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中山路上,人力车上的洋水兵和酒红色的SUV近在咫尺,却时隔百年。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广西路与浙江路路口的老楼还在,现在是市南公安分局办公楼。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1893年竣工的栈桥只有200米长,现在的桥身长440米。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南海路23号海滨旅馆,现在是城建集团办公楼。南海路上的人力车,穿越百年就是现在的TAXI。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
        2017年12月17日,青岛。 天主教堂西侧的“美国酒吧”已经改建成购物广场和肯德基。
        青岛这座百年老城,自1891年开埠以来,经历过无数风雨沧桑,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渔村,成长为高楼林立的大都市。一百多年间,城市变化犹如沧海桑田,站在霓虹闪烁、车水马龙的街头,已经难觅当年城区初始的风貌。所幸,照相术在百年前已经日臻成熟,感谢那个时代的摄影师,他们用笨重的相机定格下那个时代的城市。 那时的栈桥铺有铁轨,栈桥尽头还没有回澜阁;那时的老城区最高建筑是浙江路天主教堂,不是第一百盛,也不是检验检疫局大楼;那时的中山路奔跑着坐着洋水兵的人力车,没有寻常百姓驾驶的SUV……每个照相机就是一台时光机,它将时光凝刻在照片中,让我们一窥城市的当初。 现在,我们带着这些老照片的副本,仍能找到拍摄者当时拍照的地点。行人街景在变,但作为城市灵魂的建筑却是永恒。如果将老照片举到眼前,这些已经泛黄褪色的影像,甚至能和眼前城市严丝合缝拼接在一起,以此将其拍摄在一起。新城风貌中的旧照片,像一个可以穿越平行时空的虫洞,让人往返于百年之间。时光荏苒,百年沧桑。透过新城旧照,让人徒生光阴似箭的感慨,也有一丝岁月易老的惆怅,而更多的是对我们这个城市日新月异的欣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