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近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专家邢立达带队深入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进行了一场“恐龙足迹”探索发现之旅。经过探勘,专家们在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内找到散落在各处的大大小小恐龙足迹250多枚。据专家介绍,这批带有恐龙足迹的冰纹石材,主要来自距避暑山庄正东30公里处的六沟乡和东南20公里处的孟家院乡。这两个乡均属燕山山脉,该地区大多是距今1亿5千万年的侏罗纪晚期地层,那个时代正是恐龙的繁盛时期。这批石材均为1987年至1990年期间,施工修缮时被陆陆续续铺设在景区内的。文/张桂芹 图/王博

近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专家邢立达带队深入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进行了一场“恐龙足迹”探索发现之旅。经过探勘,专家们在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内找到散落在各处的大大小小恐龙足迹250多枚。据专家介绍,这批带有恐龙足迹的冰纹石材,主要来自距避暑山庄正东30公里处的六沟乡和东南20公里处的孟家院乡。这两个乡均属燕山山脉,该地区大多是距今1亿5千万年的侏罗纪晚期地层,那个时代正是恐龙的繁盛时期。这批石材均为1987年至1990年期间,施工修缮时被陆陆续续铺设在景区内的。文/张桂芹 图/王博

近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专家邢立达带队深入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进行了一场“恐龙足迹”探索发现之旅。经过探勘,专家们在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内找到散落在各处的大大小小恐龙足迹250多枚。据专家介绍,这批带有恐龙足迹的冰纹石材,主要来自距避暑山庄正东30公里处的六沟乡和东南20公里处的孟家院乡。这两个乡均属燕山山脉,该地区大多是距今1亿5千万年的侏罗纪晚期地层,那个时代正是恐龙的繁盛时期。这批石材均为1987年至1990年期间,施工修缮时被陆陆续续铺设在景区内的。文/张桂芹 图/王博

近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专家邢立达带队深入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进行了一场“恐龙足迹”探索发现之旅。经过探勘,专家们在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内找到散落在各处的大大小小恐龙足迹250多枚。据专家介绍,这批带有恐龙足迹的冰纹石材,主要来自距避暑山庄正东30公里处的六沟乡和东南20公里处的孟家院乡。这两个乡均属燕山山脉,该地区大多是距今1亿5千万年的侏罗纪晚期地层,那个时代正是恐龙的繁盛时期。这批石材均为1987年至1990年期间,施工修缮时被陆陆续续铺设在景区内的。文/张桂芹 图/王博

近日,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古生物专家邢立达带队深入世界文化遗产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进行了一场“恐龙足迹”探索发现之旅。经过探勘,专家们在避暑山庄及周围寺庙景区内找到散落在各处的大大小小恐龙足迹250多枚。据专家介绍,这批带有恐龙足迹的冰纹石材,主要来自距避暑山庄正东30公里处的六沟乡和东南20公里处的孟家院乡。这两个乡均属燕山山脉,该地区大多是距今1亿5千万年的侏罗纪晚期地层,那个时代正是恐龙的繁盛时期。这批石材均为1987年至1990年期间,施工修缮时被陆陆续续铺设在景区内的。文/张桂芹 图/王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