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
11月7日已是立冬节气,北方大部分地区都已进入秋末冬初的时节,满树枯枝遍地落叶已成为大部分山区的“标配”景色,在河北保定的涞源县,雄居八百里太行山最北端的白石山脚下,春生夏长的姹紫嫣红与层林尽染已逐步消退,成堆的玉米和草木萧疏构成了一副秋收冬藏的别样景色。(摄影:颜国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