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
11月10日,河北雄安新区白洋淀,送走了一年的旅游旺季,初冬的白洋淀开始了生态的自我修复,这里很多村民,仍然以鱼鹰、撒网这种古老的传统方式进行捕鱼,很多人家清早开船去撒网,傍晚带回一天的渔获,百里苇海和万亩荷花随着秋末冬初季节的到来已枯萎凋零,而这个季节特有的芦花则随处可见,夕阳下所剩不多的荷叶杆正应了一句“ 荷尽已无擎雨盖”,在光影的作用下有如中国画的墨荷一般,别有一番韵味。(摄影:颜国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