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

       太行古堡群和福建土楼群、广东开平碉楼群一样,都是地域文明在历史长河中绽放的一朵古建奇葩。太行古堡的军事防御目的和客家人修造土楼合族而居如出一辙。这些古堡历经数百年岁月雕琢,斑驳沧桑,通体苍黄,散发着浓浓乡野气息,至今仍流露着难得的朴素之美,丝毫不亚于欧洲的石头城。太行古堡的防御优势非常明显,城墙、街、巷、胡同、底界线、院落及标志性建筑,共同构建了古堡的树状交通系统和层级防御体系。蜂窝城墙、藏兵洞、看家楼则是南太行地区民间军事防御工程的杰作。古堡群内中西合璧的建筑特色和走廊式的藏兵洞,在中国北方十分罕见。

       由于晋城地处太行山、太岳山、中条山群峰耸峙包围之中,独特的地理营造了相对封闭的环境,传统堡寨并没有遭到大面积毁坏,反而以丰富的遗构,陈述印证着历史,成为研究传统防御型聚落的活化石。目前晋城范围内遗留的堡寨多达117处,其中具有整体保护开发价值利用价值的37处。以湘峪古堡、窦庄古堡、郭壁古堡、柳氏民居、皇城相府、郭峪古堡、砥洎城、潘家庄园、上庄古堡(天官王府)、中庄古堡、大阳古镇、碗子城、良户古村为代表。其余如周村、石淙头、屯城、上伏、南安阳、洪上村等依然形制犹存、古风依旧。还有一些仅存的院落性古堡,如高平大周村、山河镇洞八岭谢氏古堡、王村古堡、北苏庄、西黄石、陟椒刘家大院等十几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