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西非的灵魂——从金杯鼓到非洲竖琴,从塞努福到多贡人,一次马里见证之旅

旅游首页 来源:央视网 2018年12月17日 10:24 A-A+

原标题:

孤独星球杂志里说:如果你要去西非只能选择一个国家的话,那就选择马里吧!马里似乎成了西非的灵魂,承载了太多的文化内涵和历史意义。然而,如果你在网上搜索关于马里的中文信息,你可能会比较失望,因为能看到的多数是疾病、战乱、贫穷和恐怖袭击,特别是2015年发生在巴马科丽笙酒店的恐怖袭击造成了20多人死亡,多半是外国人,其中也包括中国人,对非洲的刻板印象竟然在西非表现的淋漓尽致。

马里巴马科国际机场

我跟马里的缘分要从2012年开始算起,因为机缘巧合拜访了马里驻广州领事馆,才知道这个西非文明古国。可惜后来马里北部发生冲突,多股极端势力把马里变成了"世界最危险的维和使命"。至今,北部和部分中部地区依然十分敏感,属于普通游客谨慎前往的地区。但是,迷人的马里音乐和特色舞蹈以及各式传统乐器总会让你好奇,马里到底是怎么样一个国度。

马里国家博物馆 

马里国家博物馆内的露天艺术品

多贡部落-西非假面舞者

马里的多贡区域是西非最令人惊叹的文化区域,和雄伟的邦贾加拉悬崖一起是世界文化和自然双遗产。他们以耕种和游牧为生,生活艰难贫苦,大多数人还居住在悬崖边的村落里。他们没有文字,只凭口授传述知识。1931年法国人类学家格里奥和狄德伦曾在多贡部落里进行了一段数十年的实地研究,也让世人得以了解这个神秘的民族。他们从多贡人最高祭司那里收集了许多独特的神话和传说。我们至今无法得知,生活在非洲山洞里的多贡人显然没有高科技的天文观测仪器,他们是如何早于天文学家们发现了这颗天狼伴星的呢?

多贡部落的木雕窗户

在多贡族的神话传说与考古遗迹,如木雕品、针织品与墓书中都记载着许多神话和传说,他们丰富的天文学知识和精湛的木雕艺术让人无法想象。在现代生活的冲击下,他们依然保留着面具舞和崖葬等传统方式,更令人惊叹的是,多贡部落同一个村庄的人都姓同一个姓,并且完全是一个男权部落。他们依然相信,沙漠之狐是神圣使者,可以从沙滩上留下的足迹预知未来。

 多贡假面舞者

多贡假面舞者

多贡部落面具舞

远眺多贡部落

我们首先前往的是桑加,位于邦贾加拉悬崖边,是越野车进入多贡部落的门户。由西南向东北纵贯着一条150公里长,70公里宽的悬崖峭壁下散落着大约400多个村庄。我们在提勒里欣赏到了举世闻名的面具舞,当地向导讲,每一种舞姿都有传统的跳法,他们所戴的面具也都有内涵,最壮观的便是戴着"树"的面具。除了让人印象深刻的面具,还有演员带的用拉菲亚叶制成的手链和脚链也给面具舞增色不少。本来是缅怀逝者的表演如今已经定期呈现给外来游客,去的话要趁早。

邦贾加拉悬崖观景点

多贡地区提勒里村

多贡地区桑加部落简介

多贡部落当地向导

博古兰-泥纹染布的秘密

博古兰——马里泥纹染布

马里泥纹染布:我特意去写了两个字"马里"作为留念

这种被称之为博古兰的泥纹染布原名叫做bogolanfini,博古兰Bogolan这个词是指用泥土做成的东西,而fini指布料。翻译成英语就是mud cloth,因此中文译名也可以叫做"泥纹染布"。 这种泥纹染布是马里的传统手工艺品,以活力奔放著称。我特意去写了两个字"马里"作为留念,写完之后,在清水里冲洗,瞬间就印在了手工布料上。

吟游诗人-西非传统的现在演绎

非洲竖琴演奏

吟游诗人是西非社会一个世袭式阶层,可追溯到十三世纪的曼丁帝国。他门是国王御用乐师,又扮演历史记录者、宫廷谏宫及仪式歌者等角色,身份尊贵。非洲竖琴就是吟游诗人的专用乐器,且只传男丁。他们当中多数会弹奏非洲竖琴(kora),非洲竖琴的声音很清脆,也很响亮。这古老乐器在七至十三世纪早已出现,由半个大葫芦、牛皮、木琴柄和二十一条弦线组成,以两手的拇指及食指弹奏。直到现在,依然有不少吟游诗人活跃在世界音乐舞台上,把西非传统音乐与现代音乐融合,这个古老的职业重新焕发了新的生机。

莫菩提-马里的"威尼斯"

马里尼日尔河

莫菩提日落

莫菩提是尼日尔河和巴尼河的交汇处,也是重要的水路交通要道,重要的淡水鱼出口地,更是前往廷巴克图和多贡区域的门户。其中尼日尔河(Niger River)是西非最大的河流,也是非洲第三大河。我们从多贡部落回到莫菩提的傍晚,特别搭乘了当地的独木舟皮纳斯(pinasse)欣赏尼日尔河和巴尼河夕阳落日的美景,晚上在酒店吃到了肉质细嫩的马里鲑。

杰内清真寺-非洲最"土"的清真寺

杰内清真寺

杰内古城

杰内古城内的孩童

杰内大清真寺所在的杰内古城是联合国评定的世界文化遗产,当亲临这座古城,包括杰内清真寺在内的许多典型苏丹萨赫勒建筑确实吸引眼球。虽然,在出发前做功课,看到过这座泥土清真寺的图片,目睹阵容还是觉得挺壮观。红土土坯建筑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和周围的建筑混为一体,显得格外和谐。当地导游讲了不少关于这座清真寺背后的历史故事,我感兴趣的倒是他们每周周一的集市以及一年一度的"大清真寺抹灰节"。每年雨季结束,都有超过5000当地人义务参加维修,给清真寺涂上新的泥土,使她换上新颜,安然度过来年的雨季。

松迪亚塔-英雄史诗里的传奇故事

松迪亚塔(Sundiata),马里帝国的开创者,曼丁戈人传说中的民族英雄。几内亚文学家、历史学家吉布里尔·塔姆西尔·尼亚奈根据世袭的史官、民间艺人"格里奥"口头说唱用法文记录了马里帝国的"国父"松迪亚塔一生的业绩。1960年出版,全称为《松迪亚塔,或曼丁人的史诗》。传说松迪亚塔是古代曼丁国(今马里、几内亚一带)凯塔王朝的继承人。国王去世后,太后莎苏玛阴谋篡权,松迪亚塔和他的母亲被迫流亡国外。后遭外敌侵犯,太后和新国王不敢抵抗,弃地逃窜。年轻的松迪亚塔联合一些国家和部族举兵进击,终于消灭敌人,收复国土,进而创建了盛极一时的马里帝国。

马里卡玛布隆议事厅

库鲁坎富加遗址,松迪亚塔于1235年在此称帝

律动非洲-马里的音乐传奇

马里的每一个地区似乎都保留着独特的艺术、音乐和舞蹈;我们在马里就特别欣赏了曼丁地区的猎人音乐和舞蹈,官方的欢迎晚宴上听到了非洲竖琴演奏,欢送晚宴欣赏到了北部沙漠民族音乐。有人说,好的音乐能在苦难中安慰心灵,在动荡中传播思想,在伤痛过后鼓舞希望。这句话用来形容马里,真的再贴切不过。我在出发前特别下载了马里的盲人夫妻二人组阿玛窦和玛丽安(Amadou & Mariam)的《 Sabali》、Ali Ibrahim Toure、Tinariwen乐团、Toumani Diabate、Terakaft、Tartit等人或者乐队的曲子,他们才是我了解马里的真正的窗口。马里的故事其实是从马里的音乐开始,就像马里的歌手法图玛塔·迪亚瓦拉(Fatoumata Diawara)所唱的那样:"我们现在必须小心,否则我们的孩子将永远不知道这个国家的真实故事。我们可能会失去这个故事。"

马里猎人之舞

非洲木琴

西非谚语说:" 盐来自北方,黄金南阿拉的教导和智慧宝藏廷巴克图 。十分遗憾的是,这次未能亲身前往廷巴克图,这个历史名城依旧在宗教和政治纠葛中被外人所心心念,包括我在内。如果你不曾亲身前往,你永远不会真正知道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生活着怎么样的人,发生了怎样的故事。这趟西非见证之旅带给我更多的不是担心和后怕,而是更多的思索和触动。我希望,无论我在哪里,我可以经常被提醒亲眼目睹过的贫穷,以及从曼德拉那里所学到的宝贵课程——战胜贫困不是一种慈善姿态, 是对基本人权的保护,生活在世界上每个角落的人们都有权力过有尊严的生活。我希望,这个曾经的黄金之国马里可以早日平安富足、百姓安乐;我也愿意把这个西非国度推荐给更多喜欢非洲的朋友,马里是西非的灵魂,西非是非洲的另一面镜子。

马里猎人部落

祝福马里,祝福西非。

文、图/谢晓旺

扫一扫
央视影音客户端
央视影音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
央视财经客户端
央视财经客户端
扫一扫
熊猫频道客户端
熊猫频道客户端
相关阅读 西非 | 灵魂
我要纠错编辑:洪琳 责任编辑:
  • 国内
  • 出境
  • 视频
  • 美食
  • 图片
  • 远方的家
860010-11280406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