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键可退出全屏浏览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
印度泰姬陵~这座被誉为“世界最美建筑”之一的陵墓,是所有旅行者来到印度的必游地。主体陵墓主要由纯白色大理石建造而成,还镶嵌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宝石,比如有来自中国的绿松石、玉和水晶,阿富汗的青金石,斯里兰卡的蓝宝石和阿拉伯的玛瑙。融合了波斯、穆斯林和印度的风格,动用几万工人,耗费巨资,历时数年,终于建成了这座世界独一无二的花园式陵墓,于1983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摄影:颜国良)